上海资讯网

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程序测试 >

项城古城的故事

时间:2021-02-20 19:35 来源:网络整理 转载:上海资讯网
秣陵的由来秣陵镇,是项城的老县城。原来这个地方地理位置偏僻,交通闭塞,经济落后贫困,对于发展项城很不利,因此项城县城于1953年迁至水寨。老县城先后称城关

                    秣陵的由来

  秣陵镇,是项城的老县城。原来这个地方地理位置偏僻,交通闭塞,经济落后贫困,对于发展项城很不利,因此项城县城于1953年迁至水寨。老县城先后称城关、老城,1982年始定名秣陵镇。众所周知,南京古称秣陵,为什么项城老县城也叫秣陵呢,这需要追溯一下历史才能清楚。

  
  周朝曾设置项国,子爵,称项子国,第一代国君叫姬固,也称柳子固。这个小国叫项是有一定原因的。中原北临黄河,南控长江,进可以攻退可以守,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,得中原者得天下,失中原者失天下。这个地方地处中原腹部,如同人的咽喉、颈项一般,地理位置十分重要。周天子把这个地方分封给同姓子弟,目的就是要他能够紧紧掌握这个咽喉要道,要他能为周朝监控东方各国。“项”的本义就是颈的后部,也就是脖子的后部,设置项国,其重要性可见一斑。不过这个项国好景不长,公元前七世纪中叶被鲁国灭亡。战国时期楚灭鲁,项地归楚,楚封同姓贵族(先人姓芈,楚自得封后姓熊)项燕于此,项燕由此得姓项。后来秦灭六国,地归秦,置项县。


  秦始皇吞并六国统一中国,都咸阳,为永远统治中国,自称始皇帝,后代子孙可按二世、三世的顺序一直排列下去,直至万世,永无止境。六国虽灭,可子孙仍在,他们不甘心国破家亡,无时无刻不在积蓄力量,准备反秦。秦始皇为了炫耀自己的武力,追捕六国子孙,消灭那些反对者,曾多次东巡。于公元前208年来到金陵邑(秦时南京叫金陵邑),让望气者夜观天象,查看金陵邑地脉,结果发现这里有厚厚的天子气,预言五百年后必有王者兴。


天子,只能有一个,五百年后这里要出天子,岂不是要断绝赢氏江山吗,这还了得!于是秦始皇下令开凿钟山,挖出一条河流,截断此处王气,这就是后来的秦淮河。同时下令改金陵邑为秣陵县。古时候,“抹”与“秣”同音通用,“抹”有勾掉,抹去的意义,改金陵邑为秣陵县,意思再明白不过了,就是要从疆域里抹掉金陵邑,抹掉这里的天子气。五百年后这里不会再出什么天子了,赢氏江山就可以万世长存了。


  有人说,“秣”就是粮秣,“陵”就是陵墓,南京古称秣陵,是因为古时候有一位管理粮秣的大将军死后葬在了这里,建起了寑陵,所以叫秣陵,这只是望文生意,无据可查。倒是秦始皇改金陵邑为秣陵,确有其事。


  然而秦始皇的好梦不长,由于刑 ,量蹋て鸪率の夤愦笃鹨澹煜潞澜苡按釉萍餐デ亍G爻淮绞谰兔鹜隽恕G爻鹜鲆院螅胶喝鹘钕毓槭羲渎庞斜涠擅迫疵挥惺裁创蟮谋涠


  东晋时,偏安一隅,国势衰弱,北有五胡十六国称雄,南有皇室贵族作乱,战争频繁,社会动荡,百姓流离失所。北方的豪门望族为避乱逃到江南,他们不忘祖籍,就在所居之地侨置祖籍郡县地名 。东晋有名的政治家谢安祖籍本是陈郡阳夏(就是太康),随司马氏渡江后,在江南侨置太康县,就属于这种情况。不过这种侨置的郡县徒有虚名,即无治所实土,也不管理百姓,只是作为一种维护自身利益的政治势力存在,用来相互进行政治攻战。


  江南也有一些皇室贵族逃到江北,他们也侨置郡县来维护自身利益,于是就在项县境内侨置秣陵县。项城古城称秣陵,就是由此而得名。


  东魏时,曾一度废项县设置秣陵县,不久又改称项县。随朝统一全国后,在“项”的后面加了一个“城”字,称项城县,这个名称从此固定下来了,一直沿用到1994年项城撤县改市,再无更改,只是在抗战时期曾一度称过秣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古县城缺角

  今日的秣陵古城,古城墙早已荡然无存,但护城河至今尚在。从护城河的走向看,秣陵古城呈东西略长南北稍窄西南缺角的长方形。这种情况站在现在的老城高中的西面仍然可以看到。为什么秣陵古城会缺个西南角呢 ,说起来还有一个比较有趣的传说呢!

  项子国、项县、项城县,先后历经周秦汉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初,治所一直在今河南沈丘新县城槐店(古称槐坊店),现今有石碑为证。明宣德三年,一场特大洪灾把槐店冲得房倒屋塌,泡成了糊糊汤,官府无处办公,只好把县城迁到秣陵。不过当时秣陵叫殄寇镇。殄者,灭绝也;寇者,盗贼也。原来元末红巾起义军经常在这里活动,朱元璋定群雄灭大元定鼎天下以后,这里仍然是盗贼四起,危害极大,朝廷多次派兵镇压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把盗贼肃清。为了彰扬武力,在此建起了殄寇镇。项城县城迁到殄寇镇后,改殄寇镇为项城,再也没有迁回去。当时县城规模很小,人不上千,无城无垣,到了正统三年(1438年),知县胡琏才开始扩建。


  当时设计的形制是龙形,东关为龙头,西关为龙尾,东西大街稍微弯曲为龙身,东关外向东北东南延伸出的两条小街为龙须;四门四关,东曰来和门,南曰至善门,西曰重兴门,北曰忠顺门,上建城楼;城墙内夯土外甃砖,上留雉堞垛口,以防不测。前后用了一年多时间,动用了一万多民夫,花费了无数银两,新县城终于落成。四门城楼高耸入云,巍峨壮观;城垣七里有余,可并行八匹骏马。竣工之日,鞭炮齐鸣,人相庆贺。


  当晚,胡知县设宴招待慷慨捐助的士绅商贾。就在人们觥筹交错酒酣热闹之际,猛听外边传来一阵天崩地裂的轰轰声。众人惊愕无比,以为是地震了,东躲西藏。还是胡知县镇定,立即派出衙役出去打探。不多时,衙役回报,是西南角的城墙坍塌了,有一里多长,外裹砖垮塌了,里边的土城也垮塌了。众人奇怪了,刚刚修好的城墙怎么会垮塌呢 ,

  当夜胡知县冷静思考,认为必定是工匠们施工时偷工减料,没有尽心。第二天胡知县招来工匠,严厉盘查之后,令其一月之内重重新将坍塌之处建起,并且不发工钱。工匠们觉得委屈,诉说道:这七里多的城墙,修建时同样的用用工用料,同样的尽心尽力,为什么别处都不坍塌,偏偏这西南角坍塌了呢,胡知县不容分辩,严令工匠们立即动工,否则就要打板子,并且亲自监工。工匠们尽管委屈,也不敢再分辨了,重建就重建吧。


  一月之中,工匠们个个拼命卖力,没有一个偷懒,辛辛苦苦的把坍塌的地方又重建了起来。竣工时,胡知县亲自检验,与别处质量无疑,才算了事。工匠们走了,胡知县以为没事了,也回县衙喝酒解乏去了。谁知夜里又是一阵轰隆隆的巨响,这段城墙又坍塌了。胡知县纳闷儿了,说工匠们不尽心吧,是自己亲自监工;说质量有问题吧,检验结果与别处无疑,为什么又坍塌了呢,但不管是什么原因,坍塌了的城墙还得重建。


  这次,胡知县不敢大意了,亲自挑选了最优秀的工匠,本县不够,又从邻县招频。从施工开始,胡知县就脱下官服,和工匠们一起夯土一起砌砖,一日三餐吃住全在工地,不敢离开半步。一个半月后,坍塌了的城墙又建起来了,胡知县人整个瘦了一圈儿,白嫩的皮肤晒得黝黑黝黑,蜕了厚厚一层皮。胡知县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回到县衙倒头就睡,很快就进入了甜美的梦乡。谁知夜里这段城墙竟然又轰隆一声,坍塌了!一时间百姓议论纷纷,谣言四起。


  胡知县这次不敢埋怨工匠了,独自一人关在屋子里仔仔细细思考了一天,查天、查地、查人,都没什么问题,究竟是什么原因呢,百思不得其解。想来想去猛然想到,当年刘秀被王莽大军紧紧追赶,逃到南顿时,人困马乏,天黑路又不熟,眼看追兵将至,再也无处可逃,仰天长叹道:老天啊,难道说你真的要灭我刘秀不成,叹罢坐在地上等死,不一会儿就睡着了。这一声长叹惊动了太白金星,见是紫微星有难,连忙命本方土地役使小鬼小判,一夜之间建起了一座城池。第二天早晨,王莽的军队搜捕到这里,见这里出现一座新城,奇怪了,在这里转了一夜也没见着刘秀的面儿,怎么天明出现一座城池呢,这里不该有城啊?难道说刘秀是真龙天子有神仙搭救吗,又见城上有重兵防守,盔甲鲜明,不敢冒然进城搜捕,就回复王莽去了,刘秀才得以脱身。


  胡知县又想,这段城墙一而再再而三的坍塌,难道说也是神鬼所为吗,本县十年寒窗,铁砚磨穿,好不容易才挣来这个七品前程,因此为官兢兢业业,勤于政事,拒贿纳谏,上能报效朝廷,下能造福百姓,针尖儿大的坏事也没敢做过一件。尽管惩罚过一些恶霸劣绅,但行得正做得端,全是依法按律除霸安良,为国为民伸张正义,所以问心无愧,苍天可鉴。为什么苍天还要和我过不去呢,难道说我得罪神灵了吗 ,


  想到这里,胡知县在大堂设置了香案,摆上祭品,净手焚香,礼拜再三,朗声祷告道:皇天后土,列祖列宗,我胡琏有什么过错,敬请眀示。为何一连毁我三次城垣,如若是我胡琏有过错,惩罚我一人即可,即使千刀万剐,打入十八层地狱上刀山下油锅,也决无怨言,大可不必劳民伤财危害百姓!祷告完毕,等了三炷香的时间,也不见有什么动静,以为是神灵不报,就闷闷不乐的回后衙休息去了。


  朦胧中,听得有人呼唤,胡知县睁眼一看,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站在面前,再细看分明是自己的母亲。胡知县连忙下床上前搀扶,老夫人说:我儿不可近我,为娘有话要对你说。胡知县问:母亲大人有何训教,尽管讲来。老夫人问:我儿可知道西南角城墙为何连塌三次,胡知县回答道:孩儿正为此困扰,请母亲大人指教。老夫人遂说出一番话来,只听得胡知县心惊肉跳。


  你父亲当年是洪武皇帝手下一员大将,剿灭群雄追杀元兵,在这一带着实杀了很多人,其中难免有被枉杀的。后来这一带盗贼兴起作乱,又是你父亲领兵剿灭。这些盗贼作乱,大都是因为生计所迫,不得已铤而走险。对这些人本应怀柔教化,却被你父亲住住一个杀一个,冤鬼更多。这些冤鬼惧怕你父亲,不敢报仇。你父亲死后,冤鬼无处报仇,如今见我儿新修县城,就把气儿全出在你身上了。建一次推倒一次,叫你不得安生。


  胡知县忙问:母亲大人,这些事情孩儿怎地不知,老夫人说:你是你父的遗腹子,从没人向你讲起过这些事情,你怎会知道,胡知县又问:自古道父债子还,要报仇只管找我好了,为何要和百姓作对,毁我城垣 ,老夫人说:冤鬼所为,是叫我儿警觉,为官要行仁义,不可滥杀无辜。胡知县说:孩儿明白为官要清正廉洁,不可草菅人命,从没做过辱没祖宗对不起朝廷之事,按说惩罚我 太不应该。只是这冤鬼三次倒我城垣,冤冤相报何时了,老夫人说:为娘也正是为此事告诉你,要说了结此事倒也不难,只需你积一件阴德即可。胡知县忙问:如何积阴德,老夫人说:这些冤魂野鬼如今仍无处栖身,只需你在城西南角留出一块土地作为义地,冤魂野鬼有了栖身之处,就不会再难为我儿了。


  胡知县听了这话,急忙跪下向母亲叩头,说道:孩儿谨遵母亲教诲。再起身时却不见了母亲踪影,大声喊道:母亲!


  一下子惊醒了,原来是一场大梦。胡知县心想,母亲人已经去世多年了,今日能在梦中相见,原来是特意为我指点迷津,母亲之话不能不听。


  再次修城时,胡知县命人在城西南角割出一块方方正正的地来,约有二百余亩,作为义地,先祷告那些怨魂野鬼到此栖身,又下令从今以后,城中居民凡是无地无产者,死后皆可葬入此地。胡知县此举得到合县百姓的赞誉,都夸胡知县是仁义君子。说来也怪,这次城墙建起之后,再也没有坍塌。

  从此以后,项城县城的西南角缺了一个角。这段故事也成为一段佳话流传至今。
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